骆驼王,蔷薇宫。

    上午分,一列由红旗轿车组的车队,在警车的,向蔷薇宫门处缓缓驶来。

    车队停,穿一身体西装,头一丝不苟的外部长李季长走车来。

    刚一车,远处了一阵轰数来世界各的记者,扛长枪短炮,站在警戒线外,快门猛猛按。

    一名际媒体记者站在花坛边,进场新闻连线,镜头,侧身露王宫门的方向,介绍

    “各位观众,既骆驼王新任王的加冕典礼王江辰召见的一位外长,终,他正是来的外部长李季长先...”

    “我们知上个世纪三十始,骆驼王经历了七任王,每一位王继位召见的一位外长,老鹰...”

    “,今江辰先外长的晤,是历史幸的一刻。”

    “这是否,骆驼王的关系,将迎来全新的转变...”

    与此,李季长带笑容,朝一众媒体挥,终在工人员的引领,朝王宫内部走

    蔷薇宫内,相比,媒体记者少了很

    这级别的晤,一般双边的媒体记者在场。

    在龙台记者骆驼王新闻记者的共见证,合影墙穿一身笔挺西装的江辰,终李季长功握

    老规矩,先是半个的场议,照稿讲话,谈谈两建交历史,来一通高级别的商业互吹,这是给媒体记者的。

    议结束,媒体记者到了离候。

    等到一个扛摄影机的摄影师走议室的门,坐在议桌右侧居位的江辰,释重负一般,先是晃悠,松了松脖处的领带,桌上一直的水杯,猛猛灌水。

    江辰这略显初鲁的一幕,他灌水的吨吨声,响彻整个议室。

    这一幕,让在场的骆驼王人员,尴尬到扣脚趾,提醒江辰,每一个人敢话。

    王哟,这议,您的注形象阿。

    喝水慢慢喝嘛,代表团的水杯灌了个底朝

    连龙轻一辈的外官员们,到这一幕,控制的表

    一副我们受专业训练,笑的,我们笑的

    了这,他们一次在这正式的场合,到这一位...洒脱随信元首。

    整个议室有外部长李季长,驻骆驼王使陈向军,两人到丝毫有架的江辰,不由了声。

    江辰做,其实两人非常理解。

    尤其是这晤,往往双方代表十分在的形象。

    经常议一两三个,全程挺直脊背全神贯注,连上厕尽量避免,导致水不敢喝,抿一口润润嘴。

    习惯了习惯。

    议,确实是一折磨。

    是别人,不敢在这级别的议上,人扯领带,吨吨吨狂灌水。

    江辰在的身份,不是问题。

    不知怎的,王的江辰,参加的这越来越

    李季长便不由嘴,露了善的笑容。

    不是的了吧。

    他一笑,旁边的陈向军笑了来。

    两人一笑,原本在强控表的龙方代表团,彻底被破了功,纷纷笑了声。

    不,笑声是传染的,龙这边氛围轻松,连带骆驼王的与人员笑了来。

    知肚明,其实,双方难受。

    习惯了已,强

    估计有江辰,才够在代表团的候,这放松,丝毫不在王形象吧。

    原本气氛严肃的议室内,随江辰这一通草,顿一阵善的笑声。

    随氛围的互相感染,与双方的笑声越热烈,原本紧张严肃的议气氛,轻松融洽来。

    连坐在江辰正的李季长,此的签字笔,纪轻轻的江辰,不由一丝赞赏的微笑。

    ,仅仅一杯水,给两个的交往,了个头。

    双方这一笑,十场效果

    纪轻轻的江辰,李季长不感叹。

    难元首这赋?

    喝完水的江辰,到李季长的笑容笑容回应。

    到李季长的身份,江辰向坐在一旁的外臣交代几句,便一边站身来,一边原本敞的西装扣拢,并李季长笑

    “李部长,我们换个方喝茶?”

    见状,李季长急忙身,笑

    “客随主便。”

    完,二人便跑抛的助理秘书,朝另一侧的议室门外走双方的与人员,这一幕笑不语。

    龙骆驼王,真正的议。

    这才算始。

    十分钟,蔷薇宫,内宫钟塔,在钟塔三楼的防弹落,恰俯瞰整个蔷薇宫。

    钟塔,来号称内侍卫的紫金山保镖,骆驼王王卫队,双方相处融洽,甚至使嵌入式站位,互犄角,钟塔守了个水泄不通。

    钟塔三楼的客室内,茶香缥缈,气氛悠

    江辰泡功夫茶,本招呼娘人,茶艺老师来的艺,半不熟,跟本上不了台

    见到笨笨脚的江辰,脱了西装外套的李季长,急忙卷,笑

    “了,别难了,是让我来吧...”

    话,李季长一茶勺,一茶罐,打演一笑了。

    “哟,不到,在骆驼王到我们龙的老班章,这茶...见阿...”

    正谓,班章王,易武

    普尔老班章,算的上茶叶的王者了。

    比紫金山首长,两百一斤的碧螺椿,不知贵了少倍。

    到李季长挺喜欢的,江辰一边脱西装外套,一边淡定

    “李部长喜欢喝吗,待儿带点走呗。”

    “哈哈哈,这,我的茶?”

    江辰耸肩

    “反正是堆在皇室仓库,这茶有几百斤呢,我爷爷不爱喝,来像期了...”

    听到这话,李季长一阵语。

    拍卖价六位数一斤的极品老班章,们仓库几百斤?

    怪不的老班章价格猛涨,敢是被们炒来的阿。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