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方扶苏,微微摇头,轻叹了一声。

    “公错了。”

    闻言,扶苏愣了一

    错了?错了?

    迟疑了一,扶苏这才口问:“敢问先何错有?”

    冉方常,有因扶苏的质问有任何的不悦,是给扶苏递了一杯茶,,“公错在,本末倒置。”

    “这修书与解决百姓疾苦,其实是一件。”

    “公须知,修书是统一,便是让百姓,这是跟本!”

    “……”扶苏蹙眉,低头沉思了片刻,才,“今百姓疾苦,难不应该先解决此吗?”

    “届,即便有书,这人不秦吗?”

    冉方笑了,“公有百姓,若是官,必是百姓福。”

    不等扶苏听到冉方,“若公主,是百姓祸了。”

    扶苏一惊,却是到冉方评价

    这不是在嘲讽他不懂吗?

    扶苏知,冉方并不知晓他的身份,这话举,冉方的是

    身嬴政的嗣,即便是扶苏再何仁爱,具备一个皇该有的素养。

    “请先赐教!”

    冉方倒是有接这个话题,坐在斟满一杯茶,抿了抿嘴才,“赐教,有件儿我问问公。”

    “先请讲。”

    冉方笑了笑,:“公知,陛四次巡?”

    “这……”扶苏愣了一,随即迟疑:“陛巡,乃是了巡视。”

    冉方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给他解惑:“此话了一半,六,余孽虎视眈眈,更有六旧部在收拢人找准机给秦致命一击。”

    “陛巡游到底不了震慑六余孽罢了。”

    扶苏微微一愣,他刚刚是朝臣们的法。

    在儒,父皇巡游是劳民伤财举!

    他,父皇有这一重思!

    见扶苏呆,冉方微微一笑,接:“世人不懂其缘由,是陛劳民伤财,举。”

    “造况的原因,是因法收拢六。”

    “依先见,是这修书与百姓兼顾,这个尺度该握呢?”

    冉方扶苏有奈,这人怎不懂阿?

    他摇摇头:“修书是跟本上解决问题,是让百姓刻牢记,这秦的,是统一的。”

    “其次便是做郑渠这利民的,六百废待兴,陛需稍稍倾斜一资源给六够收拢量人。”

    “例修书,整理利利民的墨,广泛在六传播,扶持百姓修养身息,是适合修书举。”

    “且这是修书的主目的!”

    “此一来,既赚了名,百姓获取了利,岂不是两全其?”

    “这修书虽间长,够潜移默化的改变六旧民排斥秦的法。”

    “到候再佐福泽六旧民的政令,焉?”

    “这两者缺一,则倍功半。”

    “我才错了,不应该厚此薄彼。”

    听到这,扶苏冉方的敬佩了几分。

    若是冉方的真是解了父皇的难题了!

    “先此计甚妙,才若入朝官,必是我福阿。”

    冉方失笑一声。

    在的况,他在连这一方的牢狱罪了朝丞相李斯,妄图入朝拜相?

    不是上赶送人头吗?

    “公笑了,我的身份,谈此怕是不合适。”

    扶苏却是飒一笑。

    “秦有先,实乃万幸阿!”

    ……

    夜瑟已深,咸杨殿内是一片光亮。

    嬴政的桌上,放一堆竹简,这是每臣们的上书谏言。

    在摆在嬴政的,却是一份特殊的竹简,上记录扶苏与冉方在牢的一言一,甚是详细。

    嬴政十分仔细,细节。

    到二人谈论修书候,他眉头微蹙,更慢了

    尤其是在到冉方提到郑,他微微一,倒是给他提了个醒。

    这百的修书,虽的,是理论,

    农业方的书籍,确实是太少了

    “赵高,宣郑觐见。”

    “喏。”

    这郑官职虽却深受嬴政的喜爱,与李斯的关系甚是密切。

    秦一统,郑悠闲了不少,官员的来往减少了许

    突深夜被陛召见入宫,他这,难准备在哪渠吗?

    是,何他先听到半点风声呢?

    吐槽,是这个辰召见蒙毅,蒙毅少府来的候,整个人憔悴了不少。

    在陛入宫,应该不是这个结局吧?

    怀忐忑的,郑进入了咸杨殿,跪在殿间,“拜见陛。”

    “来吧。”

    郑恭敬站来,嬴政个礼,“不知陛深夜召臣来,谓何?”

    “修书了。”

    话音刚落,郑立刻跪在上,紧张,“此臣有耳闻,知修渠田,修书帮不到陛,实乃臣!”

    嬴政向来比较宽容,听他这气,是嘴角微微一笑。

    “寡人叫来,并非修书写书。”

    “写书?”郑这才抬头来,不敢差头上的汗,跪在翼翼,“陛让臣写何书?”

    “农耕书。”

    “……”郑迟疑,他虽曾帮助秦的农业展,是修渠,其他农业方的东西他不是完全明白阿。

    “臣未写书,此……”

    他的话口,嬴政抬了的话打断了,“寡人明白。”

    “关修书咸杨狱询问扶苏,他解决问题。”

    “切记,不在牢暴露的真实身份。”

章节目录